/images/logo-x.jpg
寄语母校
当前位置: 首页>>寄语母校>>正文
献给我的自动化44
来源: 日期 2008-07-04 00:00 点击:

     “四前我们因何而来?”看到BBS上那幅图,久久的沉默,换来的是自己不曾有过的伤感,曾经的漠然,换来的是难以忘却的痛楚。六月的交大,又将在她浓重的绿色里,送走一批兴奋的人、忧伤的人,果敢的人、彷徨的人,也包括auto44这一家人。离愁别绪总会有的,当它来时,压抑不了,不能漠视。为什么自己在离别将近的时候,才知道珍惜;为什么等将要失去的时候,才知道挽留。默然,写下一些文字,也许用心才能看见。
    一千四百多个日夜飞逝而去,昨天就叠加在今天的掌心里。在不同的建筑里,我们遭遇过多少次交大的雪雨?在被梦惊醒的深夜里,我们是否有过难以自拔的茫然?一只烟也无法丈量黑夜的长度。交大在西安的灰色天空中,无论怎样朦胧,却指引着回忆的方向。这里有我们最深沉的理想,虽然现在可能已经耿耿于怀;这里有我们最亲最亲的兄弟姐妹,虽然即将别离;这里有我们最团结友爱的自动化44,虽然散伙饭已步步逼近。
    很荣幸,我是AUTO44的一员,和他们在一起的四年,将是我人生最宝贵的财富!我要把他们每一个,封存在记忆里,永远不要抹去。
    刘准——这是我要特别感谢的人,和大钊一起把我从火坑里拉出来,于是有了后来三人行的场景。有人认为他胆小,其实那是因为他认真负责!我一直不敢和刘准拼酒,因为他喝白酒三瓶五瓶不醉。偶尔一起打下乒乓,技术流兼力量型,打球三小时五小时不累。人非完美,四年的朋友也让我看出他的缺点:谈恋爱三年五年不会。我想对他说:“虽然你没有一张老实的脸,但你有一颗真诚的心,祝你早日找到你的真爱,祝你幸福!”
    浩川——没见到他,你不会真正理解什么叫可爱;没听他说话(尤其在酒桌上),你不知道什么是扯淡。这孩子脾气倍好,可要是惹急了,也会冒出一句:“起开,我弄你!”我想对川说:“从非洲回来的时候,一定给我带点那的土特产!祝你的非洲之旅愉快,见了我老乡别忘了打招呼!”
    曹贼——其实大家普遍认为用两个字形容他合适:变态。敏锐的思维,搞怪的表情,幽默的话语,过人的交际能力,当然还有刀枪不入的脸皮,有一次女友打电话问他在干嘛,他竟然很直接的说在看A片。不知道没有这个变态,我们会少多少快乐,所以我们要感谢这个开心果。如果分别时他祝我快乐,那我会对他说:“你才快乐,你全家都快乐!还有,结婚的时候我做司仪,你老板已经同意了,你反对也没用!”
    东子——84年的人,我们的老大哥,更多的时候我们愿意叫他“老处男”。厚道,老实,讲情重义,他憨厚的笑脸里藏着我们都没有的纯真。请永远不要相信男人的誓言,尤其是东子的,“这是我最后一次包夜”“这是我最后一包烟”,最后之后还是最后。“其实你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就是少了点自制力,少抽点烟,祝你顺利毕业!”
    大钊——同窗四年,同床四年,可谓挚友。清晰的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说他来自“福兰”,他说他属“府”,他叫我“会秀昂”,那家乡话实在好听。记得大二电路课,PPT上刚出现一道题目三秒,他出口就是答案,老师同学无不惊愕,你没办法不佩服他的聪明,423分的考研成绩同样说明了这一点。在我虚度时光,荒废学业的时候,是他一再的提醒我该干什么,那份感激,无言表述。“哥们,学业事业你都会很优秀,这无可厚非,只是有时间多接触下女孩,也该考虑找个女友了,希望你在我前头,加油!”
    CC——我们的班长大人,他有多数男人没有的细腻,思维上的,也是生活上的。我很欣赏他与人辩论时的慷慨激昂,也习惯了听他说“他 妈 的”“狗 日 的”。俺们宿舍内部向来是毫无避讳,可到现在俺们还没见过你“那里”,不知道毕业之前还能不能有机会!“在酒场上你是陈有量,一醉成名;在广核,在事业上,你前途无量,成名在即!”
    小凡凡——好男人,纯的。他的加入,造成了我们宿舍东南西北的局势,因为我们四个分别来自山东、湖南、陕西、湖北。如果说在宿舍内听他和YY在电话里温柔或者是肉麻的话语是一种煎熬,那么5月12日地震后他在第一时间满世界找寻YY时的急切和不安确是一种感动。也许他有比常人更大的压力,也许他一直在向谁证明自己,他有着我无法体会的苦闷。事实证明他已经做得很好了,在相继拿了迈瑞、华为的offer之后,小两口又双双考上了研,用曹贼的话说,俺们宿舍都有才,大钊的学术能力,CC的领导行政能力,小凡凡的综合能力,还有我的扯淡能力。“我很看好你哦,对YY少发点脾气,尽管那是爱的表达,嘿嘿”。
    寅博士——他是值得敬佩的,学习上就不说了,博士嘛。有时候会感觉他说话有点冲,不过你看了他的吃相就知道了,性格使然,干啥都是风风火火,包括打篮球,用吴宗宪的话说,那是“非常大,男人主义”。“反正以后大家都还在交大混,泡妞技术就给俺介绍点呗,怎么搭讪,怎么牵的手,怎么接的吻,要详细点,俺有点木讷,太笼统了听不明白,也学不来。真要是用你的招搞到个三妻四妾,哥们谢你一辈子!”
    小猪——他官步走得贼好,语速不快不慢,也有七八分官腔。但人却是搞学术的料,吃苦耐劳,很有专研精神,编程方面的牛人。
    虫虫——我佩服他的记忆力。一般来讲,有事没事一天来我们宿舍串门十来趟,可谓是CC的常客。只要是虫虫看过的影视,不管多么久远的,其中的人物,情节,甚至对白,毫无差错。
    伟哥——在交大少见的穿家里做的布鞋的男孩,也许你认为他家境不好,可看看他的笔记本你就会打消这个念头,他就是这样一个不爱打扮,不修边幅的人。在WOW里,他叫追魂,俺叫夺命,无数次的冒充情侣号,也算在四区瑞服小有名声。伟哥酒量不大,可酒品甚好,不推不让,三杯过后就开始要酒喝,不给都不行,曾酒醉不知归路,误入厕所深处,呕吐,呕吐,惊起苍蝇无数,还吐别人一身,丢鞋一只。伟哥是个好孩子,只是父母不在身旁,有点管不住自己。“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还要一起喝酒,我们要喝到哭,再喝到笑。”
    婷婷——“你爷爷的”“看哥哥的”,看婷婷打游戏是最有快感的,关键时刻总有惊人之语,比如DOTA里杀了一个人,他会问“你知道他为什么死吗?”不等你回答,跟上来就是一句“因为哥哥是猛男”。
    小姐——真正的游戏狂人。智商可与大钊媲美,操作怕是无人能及了。在游戏世界里,他过的桥比俺走得路都多。“好高兴,你是游戏人中又走出来的一个,游戏毕竟不是生活的全部,好好工作,好好生活!”
    大黄——传奇一般的人物。他品味就在于一个字:吃;一起考研的日子他让我明白两个字:刻苦;前段时间他和一女孩来往甚密,我们问其关系,“高中同学”四个字就把我们打发了,“日久生情”,慢慢也就上了轨道,他竟然得了便宜还卖乖,若无其事的告诉我们,接吻也没啥,没什么天旋地转的感觉......
    小甜甜——身材巨好,浩川以后打算在天津开家店,做衣服的,名字叫“嘛”,小甜甜代言,穿嘛就是嘛,生意绝对比森马好。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很运动,打篮球姿势很标准,足球踢的也帅气,球打得好,身材就好,穿嘛嘛好看,感觉倍棒,您认准喽,“嘛”牌浩川服饰。
    UU——喜欢拔苗的男人。三五天不回宿舍那是正常情况,最令人受不了的是他的手机呼叫转移,“UU,搞毛呢?”你刚说完,电话那头传来一女孩声音:“不好意思,我不是他,他可能.....”苗苗也太狠了吧,连你的电话都控制着......哎,新一代男人的悲哀。
    小路——很有型的男人。大三有一次问我借刀,兵刃我一向是不外借的,当时我也纳闷,在校园里用得着舞刀弄枪?后来才知道,这哥们一脚把他隔壁的门踹开,教训了那帮小子一番,幸亏我没借给他家伙,要不还指不定出啥事呢。后来那帮孩子找到老师,楞是说我们楼里有黑恶势力,弄得我们哭笑不得。
    浦仔——精神无限,战斗欲望极强的男人。他只要四到五个小时的睡眠,起来就是条好汉。再刚猛的男人也有伤心的时候,记得他大学第一次喝醉,记得我们一起拎着啤酒在楼道里聊天,一起伤悲,一起流泪.....“浦仔,虽然住得远了,很高兴你在需要帮助的时候还能想起我,遗憾的是上次我没能帮上什么忙,以后需要,只要你一句话”。
   小狼——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偶尔几次聊天也都是相互瞎扯,他不愿提,我也不好问,我只想说:“你永远都是514的人,AUTO44的人,认真的对待生活,好好的对待自己”。
    菲菲姐——我觉得她应该是全班最幸福的一个,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顺利的考入人机所,在班里人气又高,大有众星捧月的感觉。曾听人说女人有清浊深浅之分,在我看来,菲菲姐应该是清且浅的那种,清指单纯,浅义直白。“祝福你的爱情,祝福你的学业!”
    晶姐——不知道用女强人来形容她是否合适,校机器人队,保送清华。她是我不得不佩服的人,四年,完全靠自己,每当我打电话问家里要钱时,我就会想起她,有种说不出的愧疚。“晶姐,争取留在清华,以后AUTO44的孩子们就靠你王晶阿姨了。”
    君君——第一次这样称呼,自己都有点受不了。接触不是很多,但是有些性格特点还是留给我很深的印象,比如脾气。我就没见过这么好脾气的女孩,开玩笑不来生气的,莞尔一笑而置之。不过听寅博士说,她发起飙来也是相当恐怖。
    学硕三巨头——他们是后来加入我们这个集体的,可谓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你要说在红树林见到他们倒也正常,要是在教室见到了,麻烦你揉揉眼睛,肯定看错了。
    海王——宅男。他对任何一个问题的看法,都是独辟蹊径,以及其诡异的角度,通过及其诡异的方式,得到与众不同的结论。有些时候你不服还不行,确实头头是道。
   我要提一下我们的班主任杨静老师,但凡我们同学有问题,总能想到去找我们的班主任杨静老师,让她出出主意,帮帮忙,一位老师好不好,恐怕此一点足矣。
   至于我就不多说了,十字概括:“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
   这就我们一家人,这里就是我们的家,西安,交大,AUTO44,无论悲喜,无论惆怅、离合,无论得失、成败,AUTO44将收留每一个眷顾的心。正所谓故园花犹在,永远的绿色会痴心守候,守候在每一个你可能回来的时刻。那,你就忍了心,奔上自己的路吧,去迎向你的田野,那里有无限的麦子在扩张,那里也有未知的情感在明灭招摇。而你现在看到的注定成为回忆,你无法看到的必定有回忆将它们一一填充;正如一座驿站决定了一切,对依稀可辨的道路而言,你的到来是回归,你的离开也是回归。无以言表的感情就在这依依惜别中不动声色。
   无论何时,无论我们分散何地,AUTO44还是原来的AUTO44,人,也还是原来的人...
   祝福每一个人,要记得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记得我们曾经在一起!我爱你们!

版权所有:西安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联系电话:82663865) 站点设计与维护:数据与信息中心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