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logo-x.jpg
感怀大学
当前位置: 首页>>感怀大学>>正文
毕业的笛声
来源: 日期 2009-07-08 00:00 点击:

    傍晚,炎热夏日里太阳的余威刚刚褪去,但依然很热,无风,干燥,蝉鸣。宿舍楼下,进进出出的博士,有经过浴血奋战,走出围城的,又过五关、斩六将,刚刚进入围城的。大家都匆匆,表情各异,有喜悦,有叹惋,有依恋,也有无奈。宿舍的管理员靠在椅子上,坐在楼前,扇个纸扇,面无表情地看着进出楼的人。远处收废书、旧电器、旧衣服的小贩,正从毕业的学生那里收获着,用缺斤短两的称发着最后一笔财。满地的书籍、衣服、电脑主机,杂乱地堆满了地,犹如电视画面上战争洗劫后的场景。

    我正在给花圃浇水。毕业了,如果说在这个学校留下了什么的话,这些花草算是一部分。大约是去年的时候,我在宿舍楼前开辟了一块地方,把别的地方的月季移过来,把吊兰、海棠等花盆里的花挪到这里,见了个小苗圃。一年过去了,月季花开了几次,红色的花,味道犹如玫瑰花的,散发着浓郁的幽香。今年春天的时候,我又从别处挖了一棵石榴树,栽在苗圃的旁边,而今也成长茁壮了。离开交大,实体的纪念就是这些花,还有石榴树,而文字的纪念,就在档案上了。十二年的足迹,最终落在两个这两个点上,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或许都会存很长时间。

    这两天天热,花草都干枯了。快毕业了,觉得应给最后给他们浇浇水,算是最后的关爱,以后再回来,毕竟是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正在浇花的时候,突然听到悠扬的笛声,穿越炎热的空气,犹如一丝清风,进入自己的耳朵。寻迹,张望,是对面楼上的博士在走廊的窗边吟笛。

    是交大校友、著名书法家、第一个向中国传播西方音乐的先驱者弘一法师的曲子——《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杯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弘一法师(李叔同)是“二十文章惊海内”的大师,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在多个领域,开中华灿烂文化艺术之先河。这首词犹如他的书法,脉象高古,清雅古朴,是词,也是诗,是无形的话,有形的诗。长亭饮酒、古道相送、折柳赠别、夕阳挥手、芳草离情,发千古幽情,荡气回肠,让人不堪别离。

    对面博士笛声了吟出来的,恰是《送别》的意境,幽咽,浑厚,夹杂着沧桑,青涩。“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是悲壮的别离;“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是豁达的别离;“一看肠一断,好去莫回头”,是悲伤的别离;“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是优雅的别离; “所志在功名,离别何足叹,”是豪气的别离。而弘一法师的曲子是暗淡的别离,朦朦胧胧,是幽怨?是迷茫?是忧伤:是彷徨?疑惑都兼而有之,或都不是。

    这离别之声,在八年前也听过。在南门草坪上,七月,渔舟唱晚,毕业之时。即将别离的兄弟姐妹,围在草坪上,用娱乐的方式叙说着最后的依恋,企图在记忆中留存下最后的印记。在不远处的棕榈树下,一个小伙,弹着吉他,低声吟唱,是《睡在上铺的兄弟》。“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无声无息的你,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如今再没人问起。......我问我几时能一起回去,看看我们的宿舍我们的过去,你刻在墙上的字依然清晰,从那时候起就没有人能擦去。”那浑厚而略带沙哑的声音,犹如在昨天,一直留存在记忆里。

    苗圃里流满了水,应该喝饱了的。放下手中的水桶,搬来个凳子,坐在树荫下,静静地享受笛声带来的心灵感受。拖着箱子的毕业生,大包小包,犹如农民工,从旁边走过。只有班衫上印有的“西安交通大学某某班”,还清楚地表明,他还是个学生,或者曾经是个学生。

   有点口渴了。起身,“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眼泪不知不觉顺着脸颊流下。

版权所有:西安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联系电话:82663865) 站点设计与维护:数据与信息中心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