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logo-x.jpg
感怀大学
当前位置: 首页>>感怀大学>>正文
吾校吾师(四)
来源: 日期 2009-07-16 00:00 点击:

    在交大校园里,奔走于教室、教研室的老师、同学,经常会发现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互相牵挽着,行走在梧桐道上。他们步履缓慢,闲庭信步,不时小声交谈着,说些什么事情,偶尔先生会抬起拐杖,指着学校的建筑,似乎在诉说它的历史,偶尔,他们会默默无语,慈祥地看着来往的行人。来往的老师和学生,不时将目光引向他们,满脸充满了敬意。
    那位拄拐杖的老人便是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陈学俊先生,陪伴他的是夫人、作家冰心的外甥女袁旦庆教授。
    一个国家,要有一批国宝;一个学校,要有校宝。比如北师大,启功、钟敬文先生便是他们的校宝;陕师大,霍松林、卫俊秀先生便是他们的校宝;南开大学,陈省身先生便是他们的校宝。而在交大,陈先生便是校宝。
    陈先生是我国热能工程学科的创始人之一,是我国多相流热物理学科的奠基者之一,也是一位成就卓著的动力工程专家和教育家。70年前,陈先生毕业于中央大学机械系;1946年,陈先生获美国普渡大学机械工程硕士学位;1947年,陈先生谢绝普渡大学一位教授的挽留,身怀赤子之心,全然不顾内战纷乱,毅然返回祖国,年仅28岁受聘为交通大学最年轻的教授;50年代初,陈先生在交大建立了我国高校第一个锅炉专业。
    1957年,根据国务院的决定,响应周总理的号召支援西北,陈先生全家由上海迁来西安,在西安交通大学工作至今。陈先生在1952年国内第一个创办动力机械系锅炉制造专业;1979年主持创建了中国唯一的压力可达超临界压力的汽水两相流实验系统,筹建了我国第一个工程热物理研究所;1980年底至1990年初,在螺旋管中气液两相流与传热问题上提出了系列新理论。1980年,陈先生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96年,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目前,陈先生培养的学生有6位已经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及中国工程院院士。
    陈先生是研究多相流的,其专业与我所学相距甚远,但是先生是交大的精神领袖,其人品高卓,学识渊博,是百年交大“精勤求学、敦笃励志、果毅力行、忠恕任事”校训的践行者,“爱国爱校、追求真理、勤奋踏实、艰苦朴素”校风的履行者。从这个意义上讲,他是所有交大学生的前辈、长者、导师。
    最初见到陈先生,是在大学二年级的全校学生表彰大会上。当时,主持人介绍陈先生的时候,主席台下面掌声雷动,久久不息,最后陈先生不得不再三起立,示意大家,才得以平息学生热情的掌声。那时的我,对学术和学术名人没有什么概念,只是奇怪怎么这位教授名头那么大,其获得的掌声比校长都多呢。
    那次颁奖大会之后,学校安排陈先生给全校的学生干部作一次演讲。也就是自那次之后,我开始了解陈先生。
    十年过去了,演讲的题目早已经忘记了,即使是内容也记忆斑驳,难以全貌了。记得最清楚的是陈先生讲他读书的时候,在国内并不是拔尖,但是在美国普渡大学读书的时候,因为想到自己是个中国人,要为民族尊严学习,因而异常刻苦,当时数学课有四个人考满分,其中三个是中国人,而陈先生是其中之一。在那次报告会上,陈先生还讲了他早年“工程救国”的梦,曾经谱写过“工程师进行曲”,歌词是:“山河破,倭寇獗,我会员,需立志,卫国家,靠兵利,建国家,靠机器;争名利,无意义,我会员,需立志,为人民,谋福利,为社会,求进取;我们大家一致把心齐,爱祖国,爱团体,永远为中国工程事业奋斗到底。”最后,陈先生对我们学生提出了殷切希望,要求我们无所求而有所求,无所为而有所为,刻苦学习,报效祖国。
    那次报告会,算是对陈先生的第一次全面认识,深为先生献身学术、工程救国的情怀所感动。后来,徐通模教授当了交大的校长,大约是和陈先生同一学院的缘故,近水楼台先得月,学校的很多公开场合,都会请陈先生在主席台就座,因而,在那几年里,能够见到陈先生的机会多了起来。有时候,甚至学校举办的春节晚会、篝火晚会、运动会,都会见到陈先生的身影,学校的运动会,陈先生竟然还有项目。不过,这些场合,作为交大的无名小卒,也只能是远远地注视陈先生,在众多地掌声里“锦上添花”罢了。
    读研究生的时候,同班的中文系的研究生是我好朋友,偶尔在一起聊天,说起了陈先生的事情。她告诉我,陈先生在安康资助了10多名贫苦儿童,但是当有媒体准备报道先生的义举时,陈先生多次阻止了。后来,陈先生还拿出10万港币作为研究生奖学金和希望工程的资金。
    读博士的时候,有一次,白先勇先生的昆曲《牡丹亭》来交大演出,具有极高艺术修养的陈先生和夫人也来到现场。因为剧目比较长,需要分三天才能演完,也就需要三天的票。陈先生只拿了当天的票,袁先生就让陈先生问工作人员要票,而陈老认为那是通票,不用再要了。就为了这件事情,两位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竟然像小孩子一样斗起了嘴,你来我往,小小地争执起来。两位老人如孩子般的心态,惹得坐在周围的人忍俊不禁。也可能就是老人的这种心态,使得他们能够永远以阳光的心态对待生活吧。这也是两位老人长寿的秘诀吧。
    还有一个故事,是从交大BBS上得知的。陈先生和袁先生到图书馆去。在校史长廊处,有交通大学毕业或者工作的两院院士的肖像和名字。陈先生走到科学院院士画廊前,指着自己的肖像对在上自习的学生说:“这是我”。一位九十岁的老人,面对“90后”的晚辈,就用这种方式表达了独特的爱。
    今年交大114年校庆的时候,恰好是陈老在交大执教60周年,也是陈老90华诞。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海内外宾朋,汇聚交大,共同为先生庆贺。到会的教育部、科学院、陕西省的领导和几十位院士高度评价了先生“弦歌不辍,诲人不倦”的精神,赞扬了先生六十载“工程救国”的不朽情怀。
    在交大《大学》杂志的创刊号上,封面人物是陈先生。当时,陈先生有段话是寄语交大同学的,其中有十个字:“心如止水而又一片赤诚。”这蕴含道家思想的话语很好地概括了先生献身教育事业的一生。而今,走在校园里,还会经常看到陈先生和袁先生漫步。陈先生拄个拐杖,袁先生带个精致的帽子,互相搀扶着走在人流之中。“何止于米,相期于茶。”衷心祝愿两位先生福寿安康,做交大永远的校宝。

版权所有:西安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联系电话:82663865) 站点设计与维护:数据与信息中心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