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logo-x.jpg
感怀大学
当前位置: 首页>>感怀大学>>正文
吾校吾师(三)
来源: 日期 2009-07-16 00:00 点击:

吾校吾师(三)
日期:2009-07-16

接下来的这位老师,可谓鼎鼎大名。他是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著名书法家、书法理论家钟明善先生。先生早年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曾经受教于霍松林、郭子直等国学大家,后学书法,惠泽于刘自椟、陈少默等名家,于书法文字多有精研。先生曾经出版过近代第一部书法史著作,80年代初又以研究于右任书法名满中华,后一直从事书法教育和书法创作,著述等身,书艺辉煌。

我自小学上语文课埋下了喜欢书法的种子,以后随着学业的精进,自己对书法的爱好一直保留着,虽不浓烈,但亦是用心。不过,对于书法,自己完全就是自娱自乐,自以为是,并没有临过多少帖,读过多少书论,更多地就是看看书法杂志,欣赏一下上面刊载的历代书家的精品,并能在自己的点画中,能够将自己领悟的东西加进去,算是他为我用。要说真正对书法有些认识,是从选修钟先生的书法课程开始的。

读大二的时候,学校开设了《书法欣赏》、《书法技法》两门课,主讲是钟老师。初见钟老师,便被先生儒雅的君子气质所吸引。先生上课,大有古风。穿个长襟布衫,夹个布包,戴个眼镜,头发卷起后梳,讲课不疾不徐,声音浑厚,一点不像带过我们的一些陕西籍老师,带有陕腔。 钟老师上课,所用教材都是自己编写的,自成体系,且文图并茂,很是精美。

先生讲课,既讲史论,也讲技法,并在课堂上演示。先生讲授书法课,将书法置于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中解读,讲解深入浅出,使人常有拨云见日之感。先生讲书法,不是单纯的讲书法技法,而是从汉字的基本构造、历代书论出发,从中国文化的根脉出发,讲述书法艺术与传统文化的渊源,以及对传统文化的表现力。比如先生讲书法的藏锋和露锋、圆笔和方笔,便从周易、道家的矛盾统一性和儒家的“中和”思想出发,用文化的视角审视技法。

先生上课经常会当堂演示书法的技法。学《行书技法》的时候,先生在黑板上解说《兰亭序》中的特点以及每个字的神韵,并在宣纸上演示,后又将集兰亭序的诗句抄给我们。我记得有“天若有情天亦老,水能随遇水长流”,“畅怀年大有,极目世同春”等等。先生的字师古不泥古,清新、飘逸、俊雅,有浓厚的书卷气,特别是行草书,有二王的神韵,亦有于右任的笔意掺杂其中,如小桥流水、明月清风,有种说不出的美感。先生在课堂上展示的自书《兰亭序》和《岳阳楼记》,俱是长卷,然一气呵成,畅快淋漓,点画灵动活泼,天籁志趣,实乃逸品、神品。

当时选修钟老师课程的学生很多。记得有一次,教室内旁听的学生都涌进教室,害得钟老师不得不下逐客令。我当时在选修课程的学生中不是优秀的,因为当时课业繁重,对书法并没有很用心。因此,和钟老师接触的不多。唯一一次钟老师关注我,却被年少的我错过了,至今叹惋。

钟老师上课的时候,曾经告诉我们:如果谁有问题,可以写个纸条,放在讲桌上,以便答疑。年少的我,当时不知道天高地厚,就自己关心的问题写了一张纸条,放在桌子上。内容记得不准确了,大约是当代书法是不是启功水平最高,学书法是不是从楷书开始等幼稚的问题。钟老师课前看到了条子,当堂给予了解答。最后,钟老师说:“这个同学字写的不错,下课后来找我。”当时,不知道是课业繁重的缘故,还是对钟老师有种敬畏感,抑或对毛笔书法的畏惧感,自己并没有在课下去找钟老师。直到今天,我常常会猜测:钟老师叫我去找他干什么呢?让我跟他学书法吗?如果真是那样,真是后悔失去了莫大的机会,引为终生憾事了。

课上完以后,钟老师告诉大家,所有买书的同学都可以获得他的题字。下课后,我们一些同学随他到办公室,看他题字。课下的钟老师就是忠厚长者,很和蔼,容易亲近,一点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架子。他首先问问你写什么内容,用钢笔还是用毛笔写,然后,研磨,思索,书写。记得给我写的是“书道通禅”四个字。同班有位叫吴镇的同学,记得钟老师在题字的时候,说:元朝有个书法家也叫吴镇,了不起。先生对书法史熟稔程度可见一斑。

选修课后,自己忙于学业,对书法始终是个票友。但是,还是会经常关注钟老师的各种信息,包括他的书作、书论、讲座,甚至是人生经历、外事活动等等。自己也算是钟老师的铁杆粉丝了。读研究生的时候,本班有位钟老师的研究生,追随先生学书法。我常和那位同学聊钟老师的书法,并从她那里借钟老师的作品看。

偶尔,在学院遇到钟老师,也曾经问过是不是自己可以考他的研究生,他说非常欢迎。但最终,我也只是说说,没有时间再去考一个学位了。

读博士的时候,我曾经去过先生的老家——咸阳北槐村。先生生于斯,长于斯,成名后一直想办法回报桑梓。先生利用自己的名望,在那边建立了民俗博物院,里面有碑林、四合院、民俗陈列馆等,通过招商引资,鼓励村民办农家乐等,积极为家乡人办事。先生在村里有自己的宅子,是新盖的,很漂亮。院子外面柿子树,门两边有两个石狮子,门廊上面是钟老师的墨宝:耕读人家。四个字,真实反应了先生的情怀:一个农家子弟,一世文化追求。

最近见钟先生是在交大承办的于右任书法与中国传统文化研讨会上。先生是国内外公认的“于书研究第一人。”国内外参会的学者,很多是在先生的召唤下,来交大参会的。国学大师霍松林、书法家雷珍民、侯开嘉等纷纷来交大,共襄盛会。先生几十年如一日,搜集、整理于右任研究的资料,撰写于书研究论文,对于弘扬于右任书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为国内外于书研习者所敬仰。

在艺术馆见先生的时候,发现先生身体不是很好,可能是腿部疾病,难以久立。但是,当先生的老师霍松林先生到展厅的时候,先生赶紧起立到门口迎接,尊师之情,让人感动。

先生已经70岁了。前几年学校出版社计划出版十四卷本的《钟明善的艺术世界》,迄今尚未出齐。衷心祝愿先生身体健康,能够写出更多优秀的作品。

转引自:http://blog.sina.com.cn/wulianshan

版权所有:西安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联系电话:82663865) 站点设计与维护:数据与信息中心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