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logo-x.jpg
感怀大学
当前位置: 首页>>感怀大学>>正文
文科女孩当自强——献给汉语言11班全体同学
来源: 日期 2015-06-24 11:41 点击:

在交大这样的学校读文科,要随时做好被另眼相看的准备。

常无奈的解释类似“中文还用学?”、“那你们的课就是天天背古文咯?”这样“奇形怪状”的问题。一心只读理工科的呆萌学霸总是一脸无辜的问:“交大还有这个专业?”个别为文科大学生就业形势操碎了心的老成少年语更是重心长的说:“像你们学这个的应该不太好找工作吧,我曾经认识的中文系学生,现在回白鹿原卖樱桃了。”

忍辱负重,我们终于从大一走到了大四。

那么,大家好,我们就是你们眼中十年后在白鹿原卖樱桃的汉语言文学专业,汉语言11班。

我们和主流的交大班级是这样形成鲜明对比的:当“男女比例7:1”的句子还在传唱的时候,甚至当你们出现和尚班的时候,我们依然雷打不动的保持着“女22男4”的性别比。大约和我们境况相似的只有人文学院的哲学、社会、艺设和外国语学院了。

刚进校时,我们各自青葱,带着高中生的稚气模样在此相识。许多人都是在第一、二志愿落空,或专业遭调剂的情况下进入了这个班级。还记得大一上课时老师曾做过真实意愿统计,从一开始就欣然接受自己专业的,并不很多。因为忧心前途,大一结束时,转专业成为心有不甘者重新选择的机会,5个学生流入了经济或是公管等专业。但一年下来,中文还是凭它慢慢散发的魅力留住了多数人。于是,25名来自五湖四海的中国学生和一名韩国留学生撑起了这个班,并持续到现在。

严格说来,我们好像没有自己的教学楼,上课地点灵活转换于各工科大楼。但我们也产生了自己的特色,自由开放的老师带我们在东花园或是胭脂坡席地而坐,讲授文学理论。而认为“读万卷书更要行万里路”的老师在教授史记时,就安排了司马迁祠的实地考察。

进入大二,我们终于发现了本专业的一个优势:赴台湾交换的机会特别多。于是,4年下来,全班共有6名同学去台湾交换,1名南大交换,1名山大交换,1名伯克利交换。正因我们深知死读圣贤书的不利,所以积极开拓更广阔的天地。

大二下学期,辅修第二学位成为充实知识框架的又一个契机。于是,班里的绝大部分同学都择其所好,所辅修的专业几乎覆盖了所有的开设专业。最终,共有7名同学获得了双学位。

我们这个班,被系里老师一致认可为汉语言专业的学霸班。就是这样4年如一日,汉语言11的课堂上总是齐整整的坐着全体同学,一个不落。系主任也在谢师宴上发自内心的由衷感叹:“我从事中文系教学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这样好的班,学风真的很优秀,学生很努力。”

不论是“学风优秀班”的荣誉和奖金,还是“西交人气班级第一名”的评选结果,都只是这个班级努力成果的冰山一隅。

课余,在你们眼里很闲的我们,也热烈的参与到全校的各类学生组织,争取着自己的位置,“出产”了学生会主席、副主席,和各式各样的社团负责人。

知道自己前途不易,我们给自己的未来提供了尽量多的可能。4个出国的姑娘,将足迹延伸至美英澳各国,7个读研的妹子,有的继续守护母校,有的去往北京上海深造。工作党则奔赴全国各地,职业圈也覆盖诸多领域。

前不久,我荣幸的旁听了大我们十届的中文11班同学的返校聚会,开飞机的学长、担任企业高层的学长、当教师的学姐都尽力赶来,聊起当年往事时如数家珍,班级凝聚力让人惊叹。

十年一刻。十年后的汉语言11会是什么样子,还有许多令人期待的未知。但至少,4年后的现在,临近毕业,我们都变成了更好更成熟的自己。就算比男生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换来不一定对等的机会,我们也愿尽力一试。

看着毕业照上亭亭玉立的女孩们,我们曾经的委屈都变成骄傲、我们心里的许多种酸苦都变成甘甜。4年里,我们相互扶持,亲密无间;到今天,希望离别的伤心泪水化成下一个十年之约。最后,祝愿汉语言11全体:用尽所有力,奋力的跃起,在天际,迎着光明;更用力呼吸,飞到另一个灿烂天空,完美落地,慢慢的朝着我们的梦前进。

版权所有:西安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联系电话:82663865) 站点设计与维护:数据与信息中心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